阿里云服务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娱乐 海南之声 2022-03-28 544浏览

沙宝亮:娶相恋12年初恋,落魄时靠妻子度日,风光背后都是泪

8岁那年,沙宝亮被父母“扭送”到了杂技团。

这个胡同里最淘气的孩子,每天最喜欢爬树上墙,偷摘邻居家的枣和葡萄。

“好好熬熬他的精力!”

这是父母对杂技团师傅由衷的说法。


1972年,沙宝亮出生在北京的牛街。

别的小孩是淘气,他更像是精力过剩。

贪玩外加闯祸,小时候的他没少让父母操心。

进入杂技团后,他之前的奔放天性被压抑住了。

这里既不是家,也不是小学校园,每天有着严苛的作息时间。

天刚蒙蒙亮,他就跟着众位师兄弟起床了。


练功是他们必备的功课。

刚开始的时候,沙宝亮每天还非常欢实。

他心里还想着,这也没见得有多难啊,能熬得下来。

可惜时间一长他才发现不对劲儿了。

以前在家里爬树上房,仅仅是玩儿,玩腻了还能歇会儿。

可在杂技团里登高下低的,全部都是练功,没有老师的命令根本不能停下来。

所以练了一段时间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累。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累到每天晚上熄灯之后眨眼就睡着了。

以前在家里的床上,黑暗中他睡不着,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体会过。


然而彼时的沙宝亮毕竟还是个孩子,身上有贪玩的天性,免不了会闯祸。

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了,居然趁着老师不在,在练功房里踢球。

胆子大不说,而且玩起来还忘乎所以。

一高兴,一抬脚,球飞出去,不偏不倚砸在了墙角的一面玻璃镜上。

玻璃镜被砸碎,老师肯定要追究。

很快就查到是他小子干的,生气的老师开始体罚他,让他去墙角倒立。

老师刚离开,他就喊那些在一旁偷看的师兄弟。

他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可以躲避惩罚——装晕。

可惜平白无故的,而且刚开始倒立,根本晕不过去。


沙宝亮就让师兄弟拿来了各自的臭袜子和臭鞋。

堆了一堆,然后放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

他原以为闻着这些臭味儿,肯定能晕过去。

可谁曾想味道倒是很臭,但是越闻反倒越清醒。

味道实在太臭,他也慢慢有些称不住,头直往臭袜子里扎。

但很快老师就来了,拿了根藤棍打在他胳膊上。

他疼得一激灵,就又撑住了。

就这样,在老师藤棍的“威慑”下,他倒立了俩小时。

眼看他都不会动了,老师才招呼他的那些师兄弟把他抬回去。

手还是举着,因为血液的回流,眼睛肿成了一条缝,好像被蜜蜂蛰了一样。

经过这一次后,沙宝亮确实消停了一段时间。


不过,当初学杂技,仅仅是为了消耗他的体力。

渐渐长大后,他对于杂技并不热衷。

每次看到老师的自行车停放在学校,他就条件反射一般腿肚子直转筋。

有时候实在不想训练了,他就咬咬牙,给鼻子上来一拳。

老师发现他留鼻血,让他去卫生间洗洗。

趁着这个时间,他才能稍微休息会儿。

有好几次,他还尝试着逃跑。

偷偷溜出学校,身上又没钱,也不敢回家。

他就躲进附近工地的水泥管子里。

不敢回学校吃饭,就去附近偷人家的菜。


白菜生着吃,土豆就烤熟了再吃。

这样偷跑出来一两天,实在饿得不行,还是觉得学校的饭菜好。

因此偷跑出去几天后,他又蔫蔫地回去了。

或许唯一快乐的事情,就是在杂技团里骑马。

没人愿意干这个,他偏偏喜欢。

有时候骑在马上,一呆就是一两个小时。

高强度的训练,让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拿到了在法国一个杂技节上的金奖。

可渐渐长大的沙宝亮,对于杂技却一点也爱不起来。

他迷上了唱歌,青春期之后,经常和一帮哥们儿去歌厅里一展歌喉。

用沙宝亮的话来形容,那个时候,正是歌厅歌手最红的年代。


有一次,他和朋友又出去玩。

平日里驻唱的歌手,那天正好有事没去。

于是,他就上台演唱了一首《改变所有的错》。

唱完之后,赢得了阵阵喝彩。

歌厅的老板直接找他,让他留下来唱歌。

沙宝亮想都没想,选择了唱歌。

这家名为卡萨布兰卡的夜总会,就成了沙宝亮唱歌的起点。

那时候,他已经和未来的妻子朱娜在一起一年了。

还在1988年的时候,因为一次演出,沙宝亮和初恋朱娜认识了。

朱娜也是北京人,比沙宝亮小一岁,她是从小学民族舞和芭蕾舞的。


那时候沙宝亮在杂技团,朱娜在北京的一家歌舞团。

20岁的时候,沙宝亮正式向朱娜表白。

两个年轻人走到了一起。

彼时的沙宝亮还没有离开杂技团,每个月200元的工资,外加演出时几块钱的补助,

让他在女朋友面前显得捉襟见肘。

他没钱请女朋友去喝咖啡,更不要说下馆子搓一顿。

两个人唯一的恋爱项目,就是在北京的街头巷尾压马路。

有时候饿了,两根雪糕,外加煎饼果子,一口一口地吃着,都能让俩人吃出笑意。

年轻人嘛,两个人心里有爱,并不觉得这算什么。

只是有一次沙宝亮去歌舞团里找朱娜,发现朱娜同事的男友,个个都是开着汽车去的。


他一个身无长物的穷小子,立刻相形见绌。

于是,沙宝亮就把内心的纠结说了出来,跟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谈恋爱,太委屈你了。

不过朱娜却说,两个人有爱,比豪车大房子重要多了。

而事实上,彼时的沙宝亮不但没什么钱,就连工作都有点无着落了。

小时候练功,身上各处落下了一身的疾病。

如今年纪大了,时不时便会发作,这就导致他在杂技团里根本没法演出。

生计渺茫,他起初想要开个什么店。

不过女友并不同意他去做生意,她清楚男友的性格,这一行不适合他。

后来沙宝亮开始频繁出入歌舞团唱歌,但是否真的转行做这个,他自己也没有下定决心。

一直到1995年春天,朱娜拿出了自己的两万块积蓄。

她让沙宝亮到中央音乐学院进修。


此后,朱娜又出钱,帮助男友组建了一个小型的乐队。

彼时的朱娜相比于沙宝亮,因为不断接演影视剧角色,生活上要好很多。

可像沙宝亮这种半路出家的歌手,既没有人脉也没有钱,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

他个人只能在酒吧或者夜店里驻唱,收入能勉强支撑他的生存。

可在这种地方唱歌,几乎永无出头之日。

虽然有一个乐队,但因为没有资源和名气,他们连演出的机会都没有。

偶尔到北京郊区农村的文化宫演出一下,就算大收获。

因为收入不稳定,所以整整十几年的时间,沙宝亮都没敢向朱娜求婚。


转眼到了2000年,沙宝亮28岁,朱娜也已经27岁了。

对一个女生来说,27岁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然而男友还没有任何要结婚的意思。

于是,她主动跟沙宝亮提起了这件事。

“咱俩认识已经12年了,是该考虑结婚的事了。”

沙宝亮听后面有难色:“像我现在的情况,根本办不起婚礼。”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在朱娜的心目中,婚纱、钻戒以及浩浩荡荡的车队,这些都是身外之物。

她想要的,是要跟自己所爱的人长久在一起。

那年秋天,两个人领取了结婚证。


结婚之后,沙宝亮的父母提出,把自己住的两居室让给小两口,他们租房住。

朱娜不同意,怎么能一结婚就把父母赶出去。

她和沙宝亮两个人租房住。

彼时,沙宝亮的收入还是非常的不稳定,家里的主要收入,全靠妻子拍戏。

为了省钱,她经常把剧组处理的旧衣服买回去穿。

如果是西装或者外套,洗干净再烫熨一下给丈夫穿;女装就留给自己穿。

不合身的,她就改装一下再穿。

朋友知道她穿旧衣,纷纷数落她,这简直是作践自己。

直言她当初不应该嫁给爱情,现在这种生活就是明证。


朱娜对于他们的议论并不在乎,毕竟生活是自己的,幸福与否也只有自己知道。

只是丈夫得知这些非议后,觉得非常对不住妻子。

朱娜反倒劝慰沙宝亮,怎么生活那是咱们自己的,别人说就让他们说去。

结婚第二年,朱娜跟丈夫商量,咱们该考虑要孩子了。

沙宝亮很难过,他当然知道自己和妻子的年龄都不小了,是该考虑要后代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依旧默默无闻,收入也是异常不稳定,他就没有任何自信。

他不想把孩子生在出租屋里,至少也得有了自己的家后,再考虑这个。

沙宝亮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妻子,朱娜最后也只能同意了。

整整十几年的时间,沙宝亮没有名气,只能长时间在酒吧等地驻唱。

转变直到31岁那年才真正的出现。


那一年,电视剧《金粉世家》播出。

主题曲《暗香》是沙宝亮演唱的。

随着电视剧的热播,这首主题曲也迅速走红。


他开始签约新的文化公司,当年推出的单曲《我的秋天谁来过》,

也在随后登上了国内流行音乐的排行榜。

之后连续两年,他还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沉寂多年的沙宝亮,终于在国内走红了。

2005年,沙宝亮终于事先了多年的心愿,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一年多以后,他的女儿出生。

然而女儿刚刚出生,就一直吐奶。


经过检查后才得知,孩子的幽门是闭合的,需要做手术打通。

所幸手术很成功,33岁的沙宝亮在手术室外,和妻子哭成了一团。

女儿的出生,让朱娜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家庭。

丈夫的事业蒸蒸日上,她自己转瞬间,则成了灶台间一个平凡的女人。

多年的家庭生活,让她渐渐和社会脱节。

相比之下,丈夫事业辉煌,于是中年人的危机和沟沟坎坎,开始渐渐在心间萌生。

有一次开家长会,沙宝亮和妻子是一起去的。

如今的沙宝亮成了名人,就有人把他和妻子的照片发到了网上。

一时间网上说什么的都有。


有人说两个人的婚姻并不幸福,也有人说朱娜配不上沙宝亮,倒是更像他的姐姐。

这些话未免太过于伤人,于是生活中渐渐和丈夫生出了很多嫌隙。

沙宝亮也很苦恼,不知道妻子这是怎么了。

有一次,他就把内心和家庭的苦水,倒给了好朋友郎平。

郎平告诉沙宝亮,这么多年在家里,妻子的内心多少是不甘的。

你应该鼓励朱娜,让她重新出去找一份工作。

于是,沙宝亮就把这种想法告诉了妻子。

谁知朱娜变得非常敏感,这么多年过去了,突然赶我出去工作?是怨我吃闲饭吗?

无论沙宝亮怎么说,朱娜就是听不进去。

眼看两个人的生活渐渐生出了许多变故,过去的举案齐眉眼看就要远去了。


父母知道他们的困惑之后,也经常劝说两个人。

沙宝亮的母亲先是批评了儿子一通,日常对家庭尤其是对妻子关心不够。

之后便又解劝朱娜,女人虽然能以丈夫为重心,但是也不能太过于迷失自我。

尤其是在孩子长大后,最好是有一份工作。

不是为了养家,而是通过一份工作,能够让自己收获快乐。

就这样,在家人的开导下,朱娜渐渐放下了内心的芥蒂。

她重新找了一份在文化公司的工作。


工作之后,交际的圈子扩大,

不会整天再局限于家庭,她和丈夫之间的话题也变得多了起来。

对朱娜而言,虽然不再从事演艺事业了,但新的工作,也让自己的人生焕发了第二春。

沙宝亮则把生活的重心,一点点向家庭倾斜。

不忙演唱的时候,他就在家里做家务,陪伴妻子和女儿。

一转眼,如今的沙宝亮马上到了知天命之年。

今年的一月份,有网友在机场的餐厅里偶遇到了他。

纯粹的路人打扮,给人的感觉很低调甚至有点邋遢。


对沙宝亮而言,早年的坎坷和年轻时候的高潮都已经历,

接下来,就是和家人享受平静。

海南之声

海南之声10000+篇文章

站点 微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海南之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海南之声 hainan.cdxinw.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